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郑多的博客

陌上花开缓缓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浮云》电影剧本_电影剧本_丢豆网  

2015-09-07 19:56:12|  分类: 电影剧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浮云》电影剧本

更新时间:2015-06-06 编辑:电影剧本小组 来源:网络&投稿

《浮云》电影剧本
  
  文/〔日〕水木详子
  译/傅昌文
  
  1.敦贺港
  初冬时分,一艘从南洋栽运遣返者的船抵达敦贺港。从国外返回日本的人们纷纷走下船来,与来接他们的亲人握手拥抱,互相问候。有的热泪盈眶,有的笑逐颜开。
  在归来的人群中,只有由纪子没有人来接她,一个人孤零零站在码头上,心里充满了凑凉和疑虑。虽然日本已是冬天,可她身上还是南洋的那一套,根本役有御寒的服装。她独自一人忧心忡忡地向市区走。
  
  2.东京目白台地豁口附近
  天刮着大风,由纪子颈上围着一条男人的围巾,在铁道线路旁,向下坡走。
  
  3.富冈家附近
  按照记下来的地址,由纪子找到一所破旧不堪的郊区住宅,门上除贴着一张富冈谦吾的名片之外,还挂着另外两家的住户姓名牌。
  破烂的木棚栏全靠几根细竹杆支撑着,才没有倒下。棚栏上的木板,风一吹就劈里啪啦地乱响。窗子的玻璃上还贴着防空袭的纸条。
  由纪子在门前踌躇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下决心推开棚栏门走进院内。
  
  4.富冈家门前
  由纪子:“对不起,里边有人吗?”
  “有。”
  随着回答声,走出来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。这是富冈的母亲。
  由纪子:“富冈先生……是住在这里的吗?”
  富冈母:“是的。请您等一下。”
  她退回屋里以后,富冈之妻邦子走出来。这个女人面容憔悴,象是受了感冒,脖子上还缠着绷带。
  邦子:“您是……哪一位呀?”
  她一说话就露出了镶着金边的门牙。
  由纪子:“我是农林部的……”
  邦子:“哦……”(注意观察对方)
  由纪子:“部里叫我来找他……有点事情。”
  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愧羞不安的神情。
  邦子:“啊,是部里叫你来的……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  她又看了一眼由纪子,然后转身走进了。
  过不多时,富冈身穿在家的便服,冷得缩着脖子,悄悄地从里边走出来。他什么话也没说,来到门口穿上木屐,默默地走了出。
  由纪子也随着他走了出。
  
  5.大道上
  富冈在前,由纪子在后,穿过几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来到一条废墟累累的荒无人迹的道路上,富冈转过身望着由纪子。
  富冈:“你还很好啊。比起印度支那来,日本是冷得多吧?”
  由纪子:“电报收到啦?”
  富冈:“嗯。”
  由纪子:“为什么不给我回信?”
  富冈:“我想,反正你是要到东京来的呀。”
  由纪子:“部里的工作你不干了,是吧?”
  富冈:“一回来就不干啦。”
  由纪子:“怎么啦?”
  富冈:“在机关里工作,整天忙忙碌碌的,我不愿意干了。”
  由纪子:“那你现在干什么呢?”
  富冈:“和木材商做点木材生意。”
  由纪子:“先出来的那一位是你母亲吧?”
  富冈:“嗯。”
  由纪子:“和你很象哩!”
  富冈:“你现在住在哪里?”
  由纪子:“住在鹭宫的一个亲戚家,他家疏散到外地,人还没回来,光是东西先运回来了,有人给他家看房子,这条围巾,就是我从他家的东西里拿出来借用的。我还一点过冬的衣服也没有哩……(一笑)”
  富冈(有意回避问题):“我们到别处走走吧!我回换件衣服,你能等我吗?”
  说完,他也不等由纪子回答,径自转身向家里走。
  由纪子站在大风中,茫然地望着富冈的后影。
  (叠影)
  
  6.大叻的日本农林部机关宿舍中(回忆)
  那时的富冈风姿潇洒,完全是另一个样子,他从房前凉台的台阶走上来。
  凉台上,牧田所长和加野事务官正坐在食桌前喝着搀柠橡汁的杜松子酒。
  越南女佣人端来满满一大盘水果。
  身穿白丝绸连衣裙的由纪子,神采奕奕地从后边一个房间走出来。
  牧田:“啊,幸田小姐,到这边来吧!从日本远路来到这里,大概是很辛苦吧?”
  富冈:“我回来啦。”
  说着,把一叠文件放在牧田面前,然后就要往走廊那边走。
  牧田:“哎,富冈君,你和幸田小姐在西贡没见过面吗?是同住在一个宿舍里的呀。”
  加野:“她是派到这里来当打字员的。”
  牧田:“你是第一次见到她吗?”
  富冈:“是的。以前没见过。”
  牧田:“是吗?(向由纪子)他也是从部里派来的,是富冈谦吾君,三个月前,从婆罗洲调到这里来工作的。”
  由纪子:“我是幸田由纪子。”
  富冈(冷淡地):“噢。”
  加野(向由纪子):“内地怎么样?听说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啦,可是住在这里却象天堂一样哩。”
  富冈坐在远处的一把椅子上,头靠着椅背,吸着香烟,随手翻阅一本书。
  牧田:“军方的目的我们先不用管,当前我们只要尽到自己的职责,把森林管好就行啦,哈哈……”
  富冈:“明天我想到巴斯德奎宁树种植园试验所一趟。我写的那份材料,请你看一下吧!”
  他简单扼要说明自己的意思,然后就站起身来,向走廊里边走。
  由纪子:“这个人真怪。”
  牧田:“这个人是有点古怪,不过倒是很重感情的,他是那样地……”
  加野:“三天给老婆写一封信,还给老婆寄外国口红,真有意思,嘿嘿……”
  牧田:“他的责任心很强,只要接受任务,就一定会完成的。”
  富冈的后影逐渐消失。
  (叠影)
  
  7.大道上
  富冈换了一件旧棉衣走回来。
  由纪子从倒塌一半的石墙根上站起身来。
  
  8.池袋黑市附近
  黑市市场前,小饭馆一家挨一家地挤在一矣,还有一些木板房的小旅馆正在建造之中。
  富冈和由纪子来到一家名叫“福神旅馆”的小客栈门前,正赶上一个象是吉普赛女郎的女人嘴里嚼着口香糖从旅馆里走出来。富冈和由纪子都呆呆地望着这个女人,不知该不该到这种地方来。过了一会儿,富冈象是下了决心,拉开旅馆的门走进。
  
  9.福神旅馆楼上的一个小房间中
  这个房间很狭小,屋内只铺四张半草席子。由纪子站在窗前,冷得缩着身子,俯视着下面黑市中的熙攘人群。
  这屋里既没有火盆也没有桌子,草席上只有一床被褥和一个光秀秃的圆枕头。
  富冈靠墙坐在草席上,目光空虚地凝视着前方。
  由纪子:“内地也变了样啦……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呢。”
  富冈:“打败了嘛,哪能不变样呢。”
  由纪子:“我千里迢迢回到日本……”
  她坐在窗台上,两眼直盯盯地望着富冈。
  富冈:“回来的人不只你一个呀。”
  由纪子:“男人还好办……”
  富冈:“女人比男人轻闲哪。”
  由纪子无限凄凉地望着富冈。
  (叠影)
  
  10.大叻的宿舍中(回忆)
  凉台下面的饭厅里,一瓶打开的白葡萄酒摆在餐桌上,由纪子、加野和富冈在一起吃晚饭。
  越南女佣人在伺候他们吃饭。
  室外是南方特有的星空之夜。室内天棚上的吊扇发出习习微风,吹得餐桌上的鲜花微微颤动。
  富冈:“幸田君的家乡是千叶吗?”
  由纪子:“哟,怎么是千叶呀,你可真不客气哩!”
  富冈:“哦,是吗?(已有醉意)看你的样子象千叶人哩,那么,是哪里呢?”
  由纪子:“是东京呀!”
  富冈:“东京?说谎。东京人可没有象你这样的。若有的话,也就是葛饰呀、四木一带的人吧?”
  由纪子:“哎哟,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!(有些生气)”
  加野:“富冈先生是最爱挖苦人的,你别介意好啦。这是他的一种毛病哩。”
  富冈:“是吗?是东京吗……若说是老江户(注1)人,口音可不纯哩。幸田君多大啦?”
  由纪子:“管我多大干什么?”
  富冈:“有二十四、五岁吧?”
  由纪子:“什么呀,我今年才二十二呀。富冈先生真是不象话!”
  富冈:“是吗?二十二呀。我说女人象是二十四、五岁,是精明能干的意思。喜欢人家说自己年轻,那才是傻瓜哩。(向女佣人)喂,拿坎特罗木酒(注2)来!”
  女佣人点点头,随即拿来一瓶坎特罗木酒放在桌上。这个女佣人似乎对富冈百依百顺的样子。
  加野:“为进驻印度支那大叻的幸田女士干杯!”




引文来源  《浮云》电影剧本_电影剧本_丢豆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